第六十四章 剑宗内议(1 / 2)

剑宗旁门 愁啊愁 3887 字 9天前

乌国国主没有令人失望,当苏礼和缘难返回道观的时候混乱的人群都已经散去,并且这里已经有一队军士驻守、修缮。

苏礼到来之后二话不说,将这些军士全部赶走然后倒头就睡。他才不需要这些人来修缮道观呢,之前在那沼泽地裂中仓促完成的封印大阵已经给他带来了许多灵感,他想要自己来尝试改造这个道观。

在解决完了那沼泽裂隙以及地脉邪龙的问题之后,苏礼现在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有着大把的空闲时间可以挥霍。他把自己的八岁过成了八十岁,他的性子已经慢得可以了。

……

悠悠半载,白云苍狗。

苏礼在偏僻的乌国把自己的小日子越过越舒坦,而远在天裂山脉另一端的剑宗之中,神符子的日子越来越艰难了。

这半年来他竟然没有能够完成任何一次成功的修炼!他的金丹虽然无时无刻不在吸收天地元气转化真元,但是没有时时以修炼进行校正的话,这颗金丹会因此出现许多错漏症结之处!

半年不足以令金丹巅峰的神符子掉落境界,但是却足以令他性情变得日渐疯狂……直至他将第三个符门弟子给用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逼得油尽灯枯之后,剑宗不得不召开一场高层会议讨论这位符门门主的问题。

“我没有任何问题!”神符子在被问到自己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如此强硬地否认。

但是他也没看看自己此时的形容样貌啊,眼眶深陷眼袋低垂而漆黑,感觉和一个孤魂野鬼也没有多少区别了,任何人看到了都会觉得有问题吧!

蘅玉仙子可没有什么忌讳的,直接走上前来看着神符子冷然道:“业力深重却不自知,若是神符子师兄再如此蛮顽不灵,恐将命不久矣!”

“是你?!”神符子却是仿佛一下子找到了目标,反而神情激动地喊道:“是你搞的鬼!”

前来参与这场聚会的宗内高层见状都是不可避免地摇了摇头,他们已经相信了蘅玉仙子的判断,知道这神符子恐怕真的是要栽了。

果然,在场一个留着精致八字胡长相很是俊朗的中年男人脸上怒色一闪,随即冷哼一声道:“神符子,看起来你是真的被业障迷了心窍,蘅玉召集这次会议本就是为了让大家一起看看都能否助你度过难关,而不是来看你疯癫的!”

这俊朗的中年人就是剑宗的当代宗主,拥有仁剑莫敌之称的姬练!

他对内温和对外则是柔中带刚,执掌剑宗这柄‘神兵’却能进退有度,也是在他手中剑宗在修真界的地位水涨船高已经渐渐扭转了旁人眼中‘剑疯子’的印象。

但不能因为他善于周旋而否认他的实力,剑宗宗主那本就是最强的剑修……这一刻只是他心中微澜的怒意,就让焦躁疯狂的神符子一下子恢复了清明。

他有些惶恐地面对宗主姬练的注视,更多的恐惧则是源于清醒时对自己这段时间所作所为的回忆……随后他面带苦涩地说道:“谢宗主警醒……我这是怎么了?”

“师兄总算是恢复清醒了,现在请说说这半年来师兄究竟做过些什么吧,竟然沾染上了这般业力。”蘅玉仙子笑意平和地说道:“业力可不比普通诅咒、毒素,要想消除它就必须知道它的源头才行。否则的话,再拖下去师兄这一身功业可就要付之东流了。”

对于蘅玉仙子的话,神符子那原本骄横的内心却是不敢再生出任何一丝怨怼来了,毕竟人宗主在旁边瞪着呢!

而且这个问题也是他一直在思考的,每次行功失败最最烦躁的那一阵子过去之后,他都会在那无比空虚的时候思考自己究竟是为什么才会遭这种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