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对佛轻嗅(1 / 2)

“二姐姐,你疼不疼?”

狼崽子拉着林当的手握在手里轻轻地摩挲,又仿佛生怕她疼似地吹了又吹。

林当嗤之以鼻:“能怎么疼?小崽子就是小崽子真是蠢死了!”

“嘻嘻,二姐姐!”

狼崽子像是听不懂人话,亦或是林当骂人的话有种江南特有的吴侬软语让人听着舒心舒意?这些林当不得而知,总之林当一骂完,他就开始咧嘴笑,并且还不忘记喊来自家妹妹猛拍林当彩虹屁:“妹妹,二姐姐烤东西给我们吃呢!”

林当翻烤的手不觉一顿,这崽子是该有多么的自来熟啊,他是哪只眼睛看到自己这是烤给他吃的呢?

张婆子也是个不亏待自己的,虽然是在个偏僻的仿佛用来流放人的小院子,但还是每天晚上一个大馒头外加一盘子看着喜人的猪头肉。

林当之所以端她的过来,倒并不是稀罕吃一口猪头肉,而是怕经过方才那事儿,老太太或是张婆子亦或是那个仓皇逃走的姑娘,他们明面儿上弄不动林当,但是私底下说不得是个坏。放个蒙汗药让她睡一觉的。

林当不怕别的,自己无知无觉被人扔了。端看穿过来的这几天过的日子,林当就有理由相信,她们是存了不让原主活下去的心思的、

至于这两个小崽子,林当一时半会倒是拿不定主意,思绪平地千里飞奔而去,手里的馒头也被加热地滋滋响,林当不用看就能闻到油脂伴着面香让人口吃生津的味道。

人在饿极的时候,淀粉总会带来满满的饱腹感,林当只深吸了一口气,就觉得分外满足。

嗨,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想她林当吃遍东南西北中,现在居然对这个馒头泪汪汪。

“轱辘!”

咽了口唾沫。

“轱辘!”

林当又咽了口唾沫才觉得有些不对,这分明就不是自己发出的声音啊,她转头看向小崽子,只见小崽子正咽着口水,冲着她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来。、

林当恶作剧之心顿起,龇牙捏着一块热腾腾的馒头片,在小男孩面前晃了晃

“想吃么?”

小男孩却摇摇头:“不想吃,二姐姐你吃吧,吃完就不会哭了!”

不等林当说话,就听小男孩又说道:“二姐姐时好姐姐,他们都是坏蛋!”

“好姐姐!”

才从被窝里头钻出来的双胞胎小妹妹林琳摇着她满头乱糟糟的辫子也跟着甜甜地接了一句、

好么,这两孩子倒都是好嘴说出来的话真能甜死个人。不过林当就不是个喜欢被人拍马的性子,她生硬地拿着馒头往小男孩身上一扔,

“想吃就吃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

狼崽子慌忙接住,倒是一点儿没觉得烫反而珍惜地抱着馒头,深吸了一口气后才恋恋不舍地递给了林当